6mm软件下载

2021年8月21日 0 Comments

*** 常春侯本就年纪大了,如今被这么一吓,脸色刷白,大声叫了起来:“本侯什么时候杀了郑府二公子了!本侯与他无冤无仇!”

“你们正争风吃醋呢!什么叫无冤无仇!”禁卫军一声厉喝,朝他腰侧就一脚踹了下去。

与此同时,安阳郡主府。

分出来的另一半禁卫军在金宇的带领下,也拍开了郡主府的大门,直冲而进。

安阳郡主家的公子正在例行喝药,每天早中晚各一碗,这早上的一碗药刚刚煲好,端到了公子嘴边,金宇一剑挑了过来,直接把那一碗药给挑开了。

碗洒了一地,碗摔得四分五裂。

金宇的剑尖又指向了公子,“你杀了郑府二公子,是与不是!”

安阳郡主的公子受此惊吓,一气没能上来,憋得一下子猛地咳了个不停。

“金宇!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安阳郡主又惊又怒,一巴掌甩向了金宇。

啪地一声,脸上火辣辣的,金宇似是如梦初醒,目光一下子清明。

他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幕,顿时心头骇然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。

“郡主息怒!郡主,卑职……”

深秋里一抹红的性感

金宇的话音还没落下,那边一个丫鬟突然骇得跌坐在地上,指着公子,“郡主,公、公子他、他……”

本来就只是吊着一气的公子,已经头偏在一旁,气绝身亡了。

安阳郡主目眦欲裂,惨叫一声我的儿,夺过金宇的剑,猛地朝他的胸膛刺了下去。

“郡主饶……命……”

金宇的这一句话话,终是比安阳郡主的动作要慢了那么一步。

但是,就是他再快一些,痛失爱子的安阳郡主也不会饶他的命。

“来人啊!让他们都给我儿偿命!”安阳郡主眦红着眼,一声令下。

安阳郡主年轻时也是刀剑都耍得好的,要不是儿子体弱多病,她不准这会儿还想策马边疆。

常春侯被那名禁卫军一踹,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上,但很快又被架了起来。

“你们是奉了谁的命!我要进宫见皇上!”

“皇上是你想见就见的吗?”那名禁卫军一掌又朝他的头拍了下去。

这一拍,常春侯的头就垂了下去。

一个早上,三府死人。

消息终于传到了皇帝耳里,他也忍不住腾地站了起来。

“什么?”

郑二公子死了。

常春侯死了。

安阳家的公子死了。

而这三个人,都是晋帝挑出来,故意要去折辱云迟的人。

郑二是个常年流连烟花柳巷的花花公子,常春侯是个一只脚已经踏入棺材的老头,安阳家的公子是个病痨鬼。

他挑动这三人去跟云迟提亲,就是要将那个女人的脸甩在地上狠狠地踩。

谁让她竟然敢与镇陵在一起?

谁让她竟敢坏了圣女的祈福仪式?

晋帝完没有想到他堂堂一国皇帝,做这些事显得无耻又可笑。他已经随心所欲惯了,再加上晋苍陵虽体弱,但是却长得像他那个英年早逝的皇兄一般俊美,他总是忍不住要去折辱他。

他难得有个女人无惧于他,敢跟着他,但最后却被三个这样的男人侮辱死,想必镇陵也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吧?

可是,他完没有想到,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!

那三个人都死了!

死在了同一天早上。

除去郑二公子,另外两个人,可以都是死在禁卫军的手里。

禁卫军可是直接听命于他的啊!

金宇可是他派出去的啊!

这跟死在他的手里有什么区别!

“金宇是干什么吃的!把金宇给朕押过来!朕倒要看看,他到底有几个脑!”晋帝大发雷霆。

“皇上,金统领已经被安阳郡主一剑刺死了。”

晋帝一震。

对了,死的还有金宇!

还有一队禁卫军!

“把安阳郡主给朕带来!”他一把将桌上的墨砚给扫了出去,震怒道:“她儿子就算是死了,也轮不到她当场诛杀朕的禁军统领!”

“皇上,安阳郡主求见!”

“皇上,常春侯世子求见!”

外面的太监刚刚传话进来,御书房外头已经响起了安阳郡主的凄楚哭声。

“皇上!求皇上为我做主啊!皇上,平儿他什么也没有做,为什么要派禁军去抓他啊!皇上!平儿就剩下那么一气了,您都不能留他陪着我吗?”

紧接着,常春侯世子也哭喊了起来。

“皇上,求皇上替臣父亲伸冤啊!那几个禁军一定是有心反了啊,明明知道臣父亲一心为皇上,竟然生生将他打死了啊!皇上!”

一时间,御书房内外都是两人一高一低的哭叫惨呼,一声悲过一声,一句惨过一句。

晋帝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。

他明明是让金宇去迟府抓那个迟妖精的!

可是现在金宇都被安阳郡主一剑刺死了!他就这么没了一个禁军统领,还不能治安阳的罪!

毕竟是金宇把公子弄死了!

现在在迟府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,他要问谁!

晋帝只觉得头痛得很,猛地一声大喝:“派人去把镇陵王和迟妖精给朕带进宫来!”

“是!”

只是,去迟府的人很快又惊慌失措地跑了回来,滚进来扑倒在地上,颤抖着道:“皇、皇上,镇陵王遇刺伤重了!”

“什么!”

晋帝好不容易安抚了安阳郡主和常春侯世子,让他们先回府去办后事,等着他查明情况再给他们一个交代,就听到了这个又令他腾地站起来的消息。

“是谁!他还活着没有!”

离祭皇陵的时间已经很近了,如果镇陵王在这个时候死了,那他这么二十多年的等待和这么多年对镇陵王的忍耐,究竟还有什么意义!

“禀皇上,刺杀镇陵王爷的,据是鬼面族的人!”

“鬼面族?”晋帝脸色发黑,咬牙切齿地叫道:“传令下去,城缉拿刺客!谁敢刺杀镇陵,朕便要他死无尸!镇陵现在伤势如何!”

“王爷伤势很重,那迟姑娘当时也替他挡了一暗器,如今也伤重着!”

“迟妖精也受了重伤?”

晋帝嘴角都要冒火了,“让御医去仔细察看!若是让他们蒙骗过去,朕要你们的脑!”

他抓起一只笔筒,朝跪在地上的太监狠狠地砸了过去。***